Sitemap: http://www.neweconorny.com/sitemap.xml
國家保密局網(wǎng)站>>宣傳教育>>保密傳統

用生命詮釋忠誠信仰

2022年09月13日    來(lái)源:《保密工作》雜志【字體: 打印

“任腳下響著(zhù)沉重的鐵鐐,任你把皮鞭舉得高高,我不需要什么‘自白’,哪怕胸口對著(zhù)帶血的刺刀……毒刑拷打算得了什么?死亡也無(wú)法叫我開(kāi)口!對著(zhù)死亡我放聲大笑,魔鬼的宮殿在笑聲中動(dòng)搖;這就是我——一個(gè)共產(chǎn)黨人的‘自白’!痹诟锩鼞馉幠甏,有許多共產(chǎn)黨人和人民群眾,像詩(shī)中所寫(xiě)的一樣,面對敵人高舉的皮鞭甚至是屠刀,不惜以生命保守黨的秘密、保衛黨的安全。

未寫(xiě)完的詩(shī)節:紅巖魂 信仰的力量

★講述人:重慶紅巖聯(lián)線(xiàn)文化發(fā)展管理中心原主任 厲 華

1948年,重慶地下黨組織在擴大發(fā)行《挺進(jìn)報》的過(guò)程中被敵人偵破。因黨內出現叛徒,時(shí)任沙磁區學(xué)運特支書(shū)記劉國鋕等一大批同志不幸被捕。為得到更多有價(jià)值的情報,敵人將對這些同志的審訊視為重中之重。特別是劉國鋕,其家境十分殷實(shí),敵人堅信像這樣的公子哥不可能從骨子里相信共產(chǎn)革命這一套,便把他當作審訊的突破口不斷勸誘。

但他們沒(méi)有想到,出生于豪門(mén)望族的劉國鋕雖然年紀不大,卻是個(gè)“老資格”。他在中學(xué)時(shí)期就讀過(guò)馬克思的《資本論》,在大學(xué)期間多次提交入黨申請書(shū),于1940年正式加入中國共產(chǎn)黨。隨后,他聽(tīng)從組織安排,一直在重慶秘密籌建革命武裝、聯(lián)絡(luò )進(jìn)步團體,繼而參加中國民主同盟,以民盟成員身份為掩護開(kāi)展統戰工作,為重慶地下工作做出了很大貢獻。在此過(guò)程中,他多次遇險,但從未真正暴露過(guò),展現出較高的斗爭智慧和堅定的革命信仰。

這樣一位同志,怎么會(huì )出賣(mài)組織?劉國鋕對敵人的任何問(wèn)題都堅決不回答。有特務(wù)騙他說(shuō):“你的上級已經(jīng)將你出賣(mài)了,我們什么情況都清楚。今天要你到這里來(lái)交代問(wèn)題,主要是看你老不老實(shí)!”他淡定地反問(wèn)道:“你們什么情況都清楚,還問(wèn)我干什么?”敵人惱羞成怒,對劉國鋕動(dòng)起了酷刑,但他咬緊牙關(guān),硬是不肯吐露半個(gè)字。無(wú)計可施之下,他們給他戴上重鐐,投入重慶白公館監獄關(guān)押。

在押期間,劉國鋕的家人多方打點(diǎn)、要求放人,胡宗南等國民黨高官一度為他奔走說(shuō)情。敵人態(tài)度松動(dòng),提出劉國鋕只要在報紙上公開(kāi)發(fā)表退黨聲明就可以出獄。劉國鋕想都沒(méi)想就拒絕了,并說(shuō):“要釋放,必須是無(wú)條件的!”

后來(lái),敵人降低條件說(shuō)同意劉國鋕不公開(kāi)發(fā)表聲明,只要他表示認錯就可以出獄。家人喜出望外,代筆寫(xiě)下認罪書(shū),劉國鋕卻堅決不肯簽名。他的兄長(cháng)跪在地上求他:“不要拿自己的性命開(kāi)玩笑!”他大義凜然地回答:“只要我的組織存在,我就等于沒(méi)有死!”

就這樣,營(yíng)救失敗了。1949年11月27日,蔣介石簽發(fā)了對我黨干部的屠殺命令,劉國鋕也在“密裁”之列。當劊子手沖進(jìn)監獄提人時(shí),劉國鋕正在牢房的地板上寫(xiě)詩(shī)。在奔赴刑場(chǎng)的路上,他吟誦起那首未寫(xiě)完的詩(shī)作。新中國成立后,根據脫險志士的回憶以及叛徒特務(wù)的交代,這位年僅26歲的共產(chǎn)黨人,在生命最后一刻發(fā)出的吶喊是這樣的:

“同志們,聽(tīng)吧!像春雷爆炸的,是人民解放軍的炮聲。人民解放了,人民勝利了,我們沒(méi)有玷污黨的榮譽(yù),我們死而無(wú)愧!”

劉國鋕烈士家書(shū)

一座埋著(zhù)42人的烈士墓:保守秘密 干群齊心

★講述人:南梁革命紀念館館長(cháng) 夏世鵬

甘肅省慶陽(yáng)市,在距南梁革命紀念館一公里處的閻洼子村南山根底,有這樣一處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——閻洼子四十二烈士墓。不少初到此地的人都感到疑惑:42位烈士,為何只有一座墓碑?今天,讓我們撥開(kāi)歷史云霧,一起尋找答案。

1933年,劉志丹、習仲勛帶著(zhù)隊伍到南梁打土豪分田地,迅速在這里樹(shù)起了共產(chǎn)主義的旗幟,革命隊伍不斷壯大。國民黨反動(dòng)派感到極度恐慌,于是瘋狂進(jìn)攻、“圍剿”南梁地區。1934年5月,敵人又一次突襲而來(lái)。此時(shí)此刻,因主力紅軍轉入外線(xiàn)尋機殲敵,南梁中心蘇區僅有地方干部、政治保衛隊和游擊隊駐守,無(wú)法抵御敵人的重兵進(jìn)攻。接到敵情報告后,習仲勛等領(lǐng)導同志立即動(dòng)員和組織群眾堅壁清野,進(jìn)入深山密林中隱蔽,自己則帶領(lǐng)一部分武裝在南梁與敵周旋,相機襲擾。

當時(shí),由于閻洼子村交通比較便利,又是紅二十六軍的后方基地,隊伍將60余支槍械、五六千發(fā)子彈,馬鞍、馬鐙40套,以及當地群眾捐獻的2000個(gè)雞蛋、十余石糧食等,都存放在這里。眼看敵人就要來(lái)了,閻洼子村的群眾為了保護這批物資,趁著(zhù)夜色將存放在各處的東西集中搬到本村的一個(gè)大場(chǎng)上,并在場(chǎng)邊挖了一條長(cháng)坑深埋起來(lái),上面埋上雜七雜八的生活用品做掩護。大家心里只有一個(gè)念頭:把紅軍的物資埋藏好,決不能讓反動(dòng)派搶去。直到雞鳴時(shí)分,他們終于把坑填平了,又在上面鋪了一層厚厚的糜草、麥草,偽裝成曬柴草的樣子,才各自散去。

5月10日,敵人一進(jìn)村就開(kāi)始尋找與紅軍相關(guān)的蛛絲馬跡,封鎖了全村的道路,把家家戶(hù)戶(hù)翻了個(gè)底朝天。到了中午,意外的事發(fā)生了,大場(chǎng)上埋藏軍用物資時(shí)翻起的新土引起敵人懷疑,敵營(yíng)長(cháng)指揮十幾個(gè)士兵挖了起來(lái)。聽(tīng)到這個(gè)消息,村里人顧不得敵兵正在家里亂搜亂搶?zhuān)娂娤虼髨?chǎng)趕去。等大家趕到時(shí),埋在上層的幾口袋玉米和豌豆已經(jīng)被挖出,裝在幾口大鐵鍋里的2000個(gè)雞蛋也被抬出來(lái)了。接著(zhù),紅軍的幾副馬鐙露了出來(lái),再挖下去那些槍支彈藥就暴露了,那么全村老百姓都會(huì )沒(méi)命!

在這千鈞一發(fā)關(guān)頭,老雇農武萬(wàn)有突然分開(kāi)人群,大喊一聲:“不準挖老百姓的東西!”在他的帶領(lǐng)下,鄉親們一起圍上去斥責敵人,你一言我一語(yǔ)地大吵起來(lái)。有人急了,干脆坐在地上,任憑敵人拳打腳踢就是不走。敵人無(wú)奈只好離開(kāi)。

可事情還沒(méi)完。為了獲取隊伍行軍、物資方面的消息,敵人抓了不少干部群眾,在寬闊的大場(chǎng)上用烙鐵烙、壓杠子、灌辣椒水等慘無(wú)人道的酷刑逼供。但任憑他們怎么施虐,就是沒(méi)有人吭聲。敵人氣急敗壞,一把抓住剛受完刑的革命群眾李青山說(shuō):“再不說(shuō)出游擊隊在什么地方,就活埋了你!”“說(shuō)出紅軍的去向,給高官厚祿!”可是,革命斗爭的烈火早已讓南梁的百姓煉就了鋼鐵般的意志,面對敵人的威脅利誘,李青山要么冷笑,要么只有三個(gè)字:“不知道!”即使敵人搬來(lái)了鍘刀,他也不怕:“你休想用鍘刀砍斷南梁人的錚錚鐵骨,更休想知道劉志丹的去向!”惱怒的敵人將被抓的6名干部群眾押到鍘刀前,站在最前面的還是李青山。此時(shí)他的腿已經(jīng)被敵人打斷,頭上、身上血肉模糊,可他絲毫沒(méi)有屈服,面對敵人怒目而視,繼而面向家的方向拜了三拜,用受傷的手整了整衣領(lǐng),毅然決然地躺在了鍘刀上。敵人瘋狂地叫囂著(zhù):“這就是跟著(zhù)劉志丹鬧革命的下場(chǎng)!”話(huà)音剛落,血花四濺。其他5名干部群眾也接連遇害,現場(chǎng)慘不忍睹。隨后,嗜血的敵人又到處搜捕,先后將36名干部群眾帶到村南的山坡上拷打,一無(wú)所獲后,便挖了兩個(gè)大坑,將他們全部活埋……

這一天,敵人在閻洼子村殺害紅軍戰士、游擊隊員和進(jìn)步群眾共42人,可謂慘絕人寰、罪惡滔天。但是,在其瘋狂暴行面前,閻洼子四十二烈士毫不畏懼,用鮮血和生命保守了黨的秘密。他們的軀體不朽,已長(cháng)成滿(mǎn)山的翠綠松柏;他們的靈魂不朽,依然在我們的血液里奔流。 

南梁四十二烈士墓

《保密工作》雜志 (2022年第6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