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map: http://www.neweconorny.com/sitemap.xml
國家保密局網(wǎng)站>>宣傳教育>>保密傳統

朱光亞:我國核事業(yè)“眾帥之帥”

2021年12月10日    來(lái)源:宣傳教育司【字體: 打印

朱光亞,一個(gè)已解密30年的名字。但由于其事業(yè)的特殊性,翻閱數十年來(lái)的國防科技史料,有關(guān)這位我國戰略科學(xué)家、核事業(yè)主要開(kāi)拓者之一、“兩彈一星”元勛的內容少之又少。

因此,很多人并不知道,我國第一顆原子彈、氫彈的研制試驗,第一座核電站的籌建開(kāi)發(fā),高技術(shù)研究發(fā)展計劃的制訂實(shí)施,中國工程院的組建發(fā)展,以及一系列至今仍處于秘密狀態(tài)的重大科研成果,都與他有著(zhù)直接的關(guān)系。不僅如此,朱光亞還是少有的“科技帥才”,不但科研水平極高,而且富有政治敏銳性和領(lǐng)導力,在我國國防科技事業(yè)中承上啟下、組織協(xié)調、綜合平衡,被譽(yù)為“兩彈”攻關(guān)的技術(shù)“樞紐”,作用無(wú)可替代。


 

回去吧,祖國在向我們召喚

朱光亞的一生充滿(mǎn)傳奇色彩,他與核事業(yè)的結緣也是如此。

1945年夏天,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結束。美國在日本投下兩顆原子彈,震驚了全世界,也震撼了當時(shí)的國民黨政府。為了擴大軍事實(shí)力、提高中國在世界的形象,蔣介石指示下屬:中國也要做原子彈。通過(guò)遴選,年僅21歲的朱光亞被導師吳大猷推薦,成為當時(shí)公派赴美學(xué)習核物理的5位青年學(xué)生之一。

研制原子彈,朱光亞沒(méi)有意見(jiàn);但為了國民黨政府,他不情愿。糾結中,朱光亞向我黨地下組織征求意見(jiàn)并獲得同意后,才放下心理包袱,與李政道等人一同登上了前往舊金山的輪船。

赴美后,朱光亞來(lái)到密歇根大學(xué)學(xué)習。其間,他各科成績(jì)全是A,連續4年獲得獎學(xué)金,老師們都認為批閱他的卷子是一種享受。入學(xué)第二年,他還在國際著(zhù)名科技期刊《物理評論》上發(fā)表了《符合測量方法:(I)β能譜》等兩篇文章,在早期核物理學(xué)科留下了中國人的探索足跡。

但無(wú)論國外的生活和科研條件多么優(yōu)越,朱光亞內心深處的“鄉愁”始終揮之不去。1949年,當新中國成立的消息傳到美國,剛剛獲得博士學(xué)位的朱光亞立即決定歸國。作為密歇根大學(xué)的中國留美學(xué)生會(huì )主席,他把北伐時(shí)“打倒列強”的歌填上“趕快回國”的詞,動(dòng)員大家學(xué)成報國。同時(shí),與同學(xué)多次以“留美科協(xié)”的名義,組織召開(kāi)“新中國與科學(xué)工作者”“趕快組織起來(lái)回國去”等主題座談會(huì ),介紹國內情況,討論科學(xué)工作者在建設新中國中的作用。

1950年2月,美經(jīng)濟合作署為了挽留人才,向朱光亞拋出橄欖枝。清貧如他,卻立即拒絕了對方的救濟,并搶在美對華實(shí)行全面封鎖之前,自籌經(jīng)費,取道香港回到了祖國的懷抱。動(dòng)身前,朱光亞牽頭組織起草了著(zhù)名的《給留美同學(xué)的一封公開(kāi)信》,其中寫(xiě)道:

“同學(xué)們,聽(tīng)吧!祖國在向我們召喚,四萬(wàn)萬(wàn)五千萬(wàn)的父老兄弟在向我們召喚,五千年的光輝在向我們召喚,我們的人民政府在向我們召喚!回去吧!讓我們回去把我們的血汗灑在祖國的土地上灌溉出燦爛的花朵……”

包括他在內,52名回國留學(xué)人員在信上簽字。1950年3月18日,信件被《留美學(xué)生通訊》刊載,在全美中國學(xué)者中引起強烈反響。這些文字還傳到了英國和法國,令那里的留學(xué)生備受鼓舞,后來(lái)為我國核武器事業(yè)做出杰出貢獻的“兩彈一星”元勛程開(kāi)甲等人,就是受此感召回到了祖國。

猶憶朱光亞回國之初,我國國防科技建設尚處于準備階段。按照組織安排,他先在北京大學(xué)物理系任教,又作為翻譯前往朝鮮戰場(chǎng)參與停戰談判,再到東北人民大學(xué)(現吉林大學(xué))培養國家急需的物理學(xué)人才……真正是“哪里需要哪里去”。但無(wú)論面對什么樣的工作,朱光亞總是全力以赴、毫無(wú)怨言——在經(jīng)歷新舊兩個(gè)社會(huì )、東西方兩種價(jià)值觀(guān)的強烈對比后,他對黨和人民的熱愛(ài)已無(wú)以復加。

一生只做一件事

在錢(qián)三強的推薦下,1959年7月1日,年僅35歲的朱光亞走馬上任,出任九所副所長(cháng)、核武器研究主要技術(shù)負責人。從此,他隱姓埋名數十年,在核武器這一關(guān)乎祖國命運的偉大工程最前沿,與王淦昌、彭桓武、郭永懷等科學(xué)家一起,在高原、深山、大漠的艱苦環(huán)境中組織攻關(guān)。

在當時(shí)的科技人才中,朱光亞的工作層次最高,也最有戰略性、全局性。20世紀60年代,我國核武器方面的重要文件基本都出自他手。在這些文件中,朱光亞科學(xué)地提出了爭取在1964年下半年或1965年上半年爆炸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的奮斗目標,明確論證了核試驗的“兩步走”戰略,對黨中央作出決策起到了重要的參考作用。隨后,他又高瞻遠矚,組織于敏等人攻破了氫彈難關(guān)。

然而,核武器研制不僅是一個(gè)科技問(wèn)題,更是一個(gè)政治問(wèn)題。對此,朱光亞密切關(guān)注國際形勢的變化,為我國核武器研制賡續發(fā)展做了大量準備。

1963年7月,美、英、蘇三國在莫斯科簽訂《關(guān)于禁止在大氣層、外層空間和水下進(jìn)行核武器試驗條約》,暴露出有核國家妄圖通過(guò)禁止大氣層核試驗阻止他國發(fā)展核武器的陰謀。風(fēng)雨欲來(lái),朱光亞當機立斷,提出將核試驗轉入地下,并先后組織突破了相關(guān)核心技術(shù),我國核武器研制工作得以繼續推進(jìn)。

20世紀80年代,美、蘇又開(kāi)始推動(dòng)《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》。朱光亞意識到,核試驗難以長(cháng)期進(jìn)行下去,必須轉變思想,重新?lián)屨紮C遇、贏(yíng)得戰略主動(dòng)。最終,我國于1996年7月28日完成最后一次核試驗,次日即宣布暫停核試驗。9月24日,我國第一批簽署《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》,為世界核軍備控制做出了自己的貢獻。

轉眼到了改革開(kāi)放新時(shí)期,朱光亞再次審時(shí)度勢、把握機會(huì ),在全球高科技飛速發(fā)展的大勢中,組織領(lǐng)導我國高技術(shù)研究發(fā)展計劃的制訂和實(shí)施。他不但對具體項目的設立、研究?jì)热菖c發(fā)展方向提出看法,而且直接負責航天技術(shù)領(lǐng)域和先進(jìn)防御技術(shù)領(lǐng)域的領(lǐng)導工作,有力推動(dòng)了國家戰略高科技的長(cháng)期發(fā)展。

此外,他還參與指導了我國第一代近程、中程、遠程、洲際戰略核導彈和潛地核導彈,以及核潛艇的研制,組織領(lǐng)導了多次國防科技和武器裝備發(fā)展戰略的制定。為了和平利用原子能,他推動(dòng)建起了中國第一座核電站——秦山核電站,并促進(jìn)相關(guān)技術(shù)不斷開(kāi)發(fā)……

正如朱光亞所說(shuō):“我這一輩子主要做的就這一件事——搞中國的核武器!眹@一個(gè)“核”字,他將畢生的心血獻給了祖國。而在從事秘密科研的數十年間,他“學(xué)”為人師,“行”為世范,為人們留下了一段又一段感人故事。

“朱光亞星”永遠閃亮

朱光亞獨特的人格魅力,來(lái)自于他嚴謹細致、追求真理的學(xué)者之風(fēng),也來(lái)自于他有勇有謀、沖鋒在前的大將之風(fēng)。

早在核武器研制工作之初,朱光亞的認真負責便有口皆碑。在組織指導核試驗時(shí),朱光亞更是事無(wú)巨細。1971年,一場(chǎng)驚心動(dòng)魄的試驗險情,在他的提早準備、果斷抉擇下化險為夷。那一天,飛機需進(jìn)行核彈空投,但飛行員嘗試了3次都沒(méi)能將彈體投出,更嚴重的是飛機燃料即將耗盡,必須馬上降落,F場(chǎng)的人員都緊張極了:一旦飛機墜落,或彈體在飛機著(zhù)陸過(guò)程中受到大幅沖擊,核爆炸在所難免。萬(wàn)幸的是,作為現場(chǎng)最高領(lǐng)導的朱光亞心中有數。按照預案,他指揮大家撤進(jìn)防空洞,自己與幾位同志留下,指示駕駛員帶彈返航。最終,飛機和核彈都平安降落。據中國工程院原副院長(cháng)、院士杜祥琬回憶,落地時(shí),彈體離地面只有10厘米。

平時(shí),只要沒(méi)有其他工作安排,朱光亞總是守在核試驗一線(xiàn)。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后,科研人員需要對爆炸灰樣品進(jìn)行測量。而當時(shí)的實(shí)驗條件很差,相關(guān)設備裝備能否抵御如此高劑量的輻射,誰(shuí)也說(shuō)不準,大家都做好了最壞的心理準備。到了正式操作的那天,工作人員驚奇地發(fā)現,朱光亞竟然也來(lái)到了實(shí)驗室,并且始終站在他們身后。中科院院士王乃彥回憶此事時(shí)不禁說(shuō):“他親臨現場(chǎng),和我們一同置身在較大的輻射劑量場(chǎng)中,給我們以很大的鼓勵!焙髞(lái),朱光亞在指揮地下核試驗時(shí),為了獲得第一手資料,也冒著(zhù)污染和塌方的危險,鉆進(jìn)坑道觀(guān)察現場(chǎng)。

這是怎樣的驚心動(dòng)魄呀!但朱光亞從不提及。保密的要求、低調的作風(fēng),使他數十年如一日地遠離公眾視線(xiàn),僅和少量親友聯(lián)系。即使在身份解密后,朱光亞也從不宣揚自己。1996年初,某出版社計劃出版一套國防科技科學(xué)家傳記叢書(shū),朱光亞的名字自然在內。但在申報審批時(shí),他抬筆就把自己的名字勾掉了。據中國工程院原秘書(shū)長(cháng)葛能全回憶,一次,清華大學(xué)要為23位“兩彈一星”元勛出一本傳記,在這本數十萬(wàn)字的書(shū)中,朱光亞只提交了一篇不到6000字的《原子彈綜述》,沒(méi)有一個(gè)地方專(zhuān)門(mén)寫(xiě)自己。

2004年,朱光亞80歲生日時(shí),為表彰他對我國科技事業(yè)做出的杰出貢獻,我國國家天文臺發(fā)現的、國際編號10388號小行星被命名為“朱光亞星”。在命名儀式上,他也只是淡淡地說(shuō):“以我的名字命名一顆小行星,我很不敢當……我個(gè)人只是集體中的一員,做了一些工作!

如今,朱光亞已經(jīng)離世10年。人們追憶他時(shí),常會(huì )提起俄國詩(shī)人普希金的一首詩(shī):

“我為自己建造了一座/非人工的紀念碑/在通往那兒的路上/青草不再生長(cháng)!

是啊,有些人即使離開(kāi)了這個(gè)世界,他們的精神仍然永存。

 

(轉載自《保密工作》雜志2021年第9期)